当前位置:具才苑资料频道教育综合教育万象

揭秘最大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

作者:不详  来源:转载  发布/更新时间:2015-06-14 08:15:04

   已有75年历史的“毛坦厂中学”是安徽省六安市毛坦镇的一所中学,这里被称为“高考兵工厂”。这所中学的一个校区内分别挂有“毛坦厂中学”和“金安中学”两个牌子,不过,外界仍以“毛坦厂中学”统称。金安中学,是依附于毛中而办的私立学校。
  “毛坦厂中学复读班闻名已久,后来教育部出台政策,公立学校限制招收复读生,但是,慕名蜂拥而来的家长我们也无法拒绝,所以和私人合资开办了金安中学。私办学校最大的优势是在招生和收费上没有过多约束。”该校一校领导向记者表示。
  2014年,该校招46个复读班总计8000多人,学费全年最低10000(上下学期各5000元),最高学费达5.3万元(第一学期4.8万,第二学期5000元)。高中总学生人数超2万。这2万名学生,毛坦镇的学生比例不过十分之一。
  毛坦厂镇现有常住居民6000多人,而,在1万多外地生源的背后,是一支1万多陪读家长,这些家长在毛坦厂镇沿学校周边租房,在毛坦厂镇生活。现在,加上外地来做生意的的人,全镇3.5平方公里的核心区人口达5万人。
  每年一轮换的复读生和陪读家长,在租房和生活费上消费少则2万,多则5万,给小镇经济带来巨大收益。
 
  毛坦厂中学高考“神话”的背后
  “成绩决定一切!”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什么都是假的,高考才是真的。”
  “死后必定长眠,生前何必久睡。”
  “留后路——留死路!!!”
  “胜者为王 败者为寇,我放不过自己。”
  “真相终究辜负想象。”
  “学海无涯,回头是岸。”
  “告诫下一届:娃,你坐在这个位置上,相信你未来是美好的,但,现在,你是悲剧的,别哭!——修行者”
  “毛坦厂就是一魔窟,本来人家也是十八一支花,硬是被摧残成四十一堆豆腐渣。”
  “距离解放和自由的日子仅29天。”
  “逃离毛坦厂。”
  这些字句,涂写和张贴在毛坦厂中学 “补习中心”教室课桌上。
  2014年6月4日,毛坦厂中学复读生毕业,这些几乎来自安徽省所有市县的学生,回到各自学籍所在地,准备即将到来的高考。学生们相拥而泣后挥手作别,万人补习中心顿时人去楼空。
  尽管,毛坦厂中学的应试教育模式饱受争议,但,巨大的利益驱动和家长望子成龙的强烈需求,裹挟着这所巨无霸势不可挡的向前发展。
 
  神话般的“高考兵工厂”
  与手机隔绝、与电脑隔绝、与体育运动隔绝。在毛坦厂中学,复读生只有一个词“学习,学习,再学习,分数决定一切!”
  20岁的小徐,是来自安徽淮南市的复读生,和爷爷、奶奶住在离学校300米远的10多平米的出租房里,他每天5:30起床,23:30下课,除了吃饭,和短暂午休,大约有13个小时时间是在课堂度过。
  “每天晚上下课,步行到家,洗漱,再吃点宵夜,还继续自习大概一节课,全天下来睡觉不超过过5小时。两个学期每天如此,没有节假日。”小徐的爸爸告诉记者。
  从舒城县来陪读的家长张女士说:有一次傍晚5点半,她送饭到学校一直不见孩子出来。晚上孩子回到家,孩子说,作业没完成,老师罚他不准吃饭。
  霍邱的家长李青胜说,复读生的管理和应届生不同,学校把复读生按社会青年对待,学生不听话,挥手就是一巴掌,抬脚就踢,都是真打。有时听孩子们说真心疼,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望子成龙,有的时候有的时候不得不不择手段。
  76岁的徐先生是一名退休的知识分子,说,这样教育孩子我是持不同观点的,但,孩子的爸爸妈妈要送这里,我也不能打短。他说,孩子胆小,恐惧,压抑。
  记者走访了,几十个陪读家庭,学校这种教育,路人皆知。
  为此,记者向校方求证,一不愿具名的校领导回应说“我们从来不允许老师打骂体罚学生。”
  2013年,毛坦厂中学参加高考的学生达到11222人,本科以上达线率为82.3%,复读生平均提升分数近100分,不少原来只够上专科的也跃升到一本。在每年生源超过10%增长率的情况下,这样的记录连续四年保持相当水平。
  2014年,该校招46个复读班总计8000多人,最高学费达4.8万元。高中总学生人数超2万。
  不过,毛坦厂并非人们想象“鸡变凤凰”的地方,成绩极差的考生少有入学的。考生的一部分是考取二本和三本,想回炉复读一年,来年考更好学校,有的是高考填自愿“撞车”没被录取的,大多数考生的成绩离三本分数线在二、三十分左右。
  该校副校长李振华表示:随着学校名气增大,生源急剧增加,因学校承载受限,我们也对生源质量进行了适当控制,首先从分数上提高了入学门槛。复读班的每个班的学生达到170人左右,如果不提高门槛,实际想进入毛坦厂中学的学生远不止这么多,同时,他们还要留有名额给各级领导批条生。
 
  陪读
  每天中午和傍晚,在毛坦厂中学东侧和北侧的4各大门,数千陪读家长提着自己做的饭等候在学校门口周边的空地上翘首向学校里面,一下课,孩子们几乎奔跑着从教室出来,出校门口后,在每天约定的地方找到自己家人,吃着爸爸妈妈或爷爷奶奶做的可口饭菜。
  除了寒暑假,这样的情景每天像潮汐般上演。这些送饭的家长,是因租房离学校相对较远的。
  一部分租房离学校近的,家长们可以从容的做好饭菜,端到餐桌上,打开风扇或空调,等候孩子回家好好享受中晚餐。
  谷女士和儿子住在学校50米远的出租楼房内,十几平米的卧室,加上独立卫生间和厨房,一年租金接近2万元。
  “租得近,孩子跑的路少,节省时间和体力,对学习有利。”谷女士说。
  谷女士的儿子高考分数是418分,离三本40分,去年第一学期,她给儿子交了4.8万学费,如愿让孩子入学。
  舒城县的张女士,大孩子高二开始陪读,二孩子从高一开始陪读,至今陪读了5年,她的丈夫在省内做生意,“5年来光租房和生活费至少花费18万”张女士说。
  张女士每天比孩子早起1小时,晚上等孩子熟睡后再上床。孩子上学期间,她的工作是买菜、洗衣、做饭、学习十字绣,有的时候去和当地人一起跳广场舞,间或补补觉。
  陪读的家长的另一半,基本都是在工作,或做生意,打工等。平日很少团聚,在重要节假日或少数周末的时候,才团聚在出租房里。
  76岁的徐先生说,在陪读家长中有一个顺口溜,“学生学习受了3年苦、学生的妈妈跳了3年舞、学生的爸爸打工受了3年苦、房东变成了大地主”
  实质上,陪读妈妈并没有顺口溜里那么轻松,每天重复的劳动、夫妻长期分离、对孩子的期许、以及分离带来诸多家庭矛盾,这些40岁出头的妈妈们的心里的巨大压力,鲜为人知。
 
  小镇经济
  每天7点,小镇中心绵延400米的菜市场万头攒动,这个时间是学生都已坐进课堂,陪读家长们开始涌向菜市场。
  “猪肉13块,黄瓜3块,我们住在山里,吃的是北京的价。”陪读家长王女士说。
  “市场上猪肉13元一斤,比其他镇里贵一块多。我每天上15头猪,全买完。不过我们这里不产猪,都是外地运来的,运费成本高。”市场边的小屠宰场的王先生告诉记者。
  “小镇里商机无限,钱太容易挣。”30岁的姚庆胡,是合肥人,6年前,他来毛坦厂创业。
  当年,他看中的是毛坦厂中学学生不准带手机,不准带电脑,没有网吧,于是就在学校东侧50米的地方,开了两个门面房,一个是拥有20部固定电话的电话厅,另一个就是全国当时也少见的淘宝网店。当时他的淘宝网店里,有10台电脑,学生只许通过网上选购所需物品,不准上网做其他任何事情。学生选好所要买的东西后,由店里的工作人员完成下单任务,学生除了支付商品标价费用和运费,还另外支付给店里5-10元的手续费。然后到规定的时间里自己来提取。
  现今,围绕毛坦厂中学,有大约10几个淘宝网店,每天出单平均在1000份左右。
  姚庆胡如今淘宝网点有两家,另外,前年,他还在镇中心开了一个拥有100多张床位的住宿和洗浴一体的山泉宾馆。平时一个标准间卖到80元,高考临近的一个月可以涨到3倍以上。
  “有的宾馆敢涨到10倍,太坑人了,不过即使这样,也住满了。”姚庆胡说。
  不过,毛坦厂镇户籍居民是毛坦厂中学的最大收益群体之一。
  陆先生的在毛坦厂中学新北门马路对面有一个带地下室共六层的自建楼,拥有24套带有卫生间和厨房的小套间。“2011年投入使用,每套房租一年约2万,去年,投资建房的80多万资金全部回收。”陆先生说。
  1万多陪读家长每个家庭,一年在房租上花费最少在5000多,最多2万多。而且,房租以一年500-1000的幅度上涨。
  赵先生是外地来做饭馆生意的,他说,镇里的门面房房租太贵,一年挣的钱大多数交房租了。像他这样的外地生意人遍布毛坦镇。
  “毛坦厂镇是铁打的营盘,借读生和复读生及陪读家长是流水的兵,在学校周边,以及陪读家长居住集中的镇中心,所在地居民围绕着这个庞大的消费群体,提供三产服务。”毛坦厂镇一名不愿具名的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
  他说,虽然毛坦厂镇在逐步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治安管理、食品安全、医疗卫生、和消防管理,以及市场规范,但,外来流动人口的增长,毛坦厂镇不堪负重。
  在毛坦厂镇,家家都有液压自备井,虽然毛坦厂家家通自来水,不过,用水高峰,断水频繁,多数家庭使用的是自备井的水。
 
  祈福经济
  毛坦乡一年又三个香火旺盛的时期,春节、十五和高考,而高考最甚。考生家长、考生,乃至教师,每当高考前几天,紧挨毛坦厂中学老北门东北角的墙根下的一棵据说有百年的老柳树下,专门搭建了一个长3米,宽1米多的焚香池,焚香池紧挨着的一边,排着近百米长的摊位,销售各种规格的香,便宜的五元一把,贵的百元以上。
  高考前一个月就陆续有家长烧香祈福,到高考前几天,每天烧香祈福的不下几千人,香火的味道几百米外都能闻到。
  除了高考前烧香,到高考下榜后,拿到如意大学的通知书,考生和家长,往往都会回来还愿,除了烧香,有的还送来绣有“神树显灵 金榜题名”类似的字样,或送来用镜框装裱好的观音菩萨十字绣像,等等。
  2014年6月3日晚上12点左右,难以数计的陪读家长和当地高三考生家长陆续带着孩子来到“神树”下烧香叩头祈福。
  家长们拽着孩子,指导他们敬香叩头的程序和每个动作,一个女学生因为用一只受把燃后的香投入香炉,被母亲当场呵斥,然后这个女生的母亲重新买来香,让孩子重头按规矩做一遍。
  孔明灯祈福,是毛坦厂另外一种令人震撼的景观,2013年,毛坦厂中学组织学生集体在学校操场燃放孔明灯,一万多学生人手一盏将孔明灯点燃放飞空中,住在毛坦厂中学1公里外的姚庆胡说,那时孔明灯飘满了毛坦厂天空。
  姚庆胡说,当天,除了学生,还有多余学生数量的陪读家长和当地学生家长,也在校外点燃孔明灯,有的一家放好几盏,实际放飞的孔明灯足有几万个。他进了将近3000盏孔明灯,全部卖完。而当地,卖孔明灯的不下几十人。
  2014年6月3日到4日,学校没有再组织放孔明灯,不过,从晚上8点钟开始,就陆续有人在小镇各个地方点亮孔明灯放飞,到晚上11点,达到高峰,整个毛坦厂上空漂浮着数千盏孔明灯。

  点击这里观看关于毛坦厂的【视频纪录片】——走近“高考工厂”。


站主其人 |   网站帮助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用户列表


  具才苑是一个主要以中小学教师、师范类学生、中老年朋友为主要服务对象,教学资源丰富,兼顾社会关注问题的小型综合网站。具才苑是所有具才软件的首发官方网站,因此在这里下载的具才软件才是最新最可靠的。具才苑资源全部免费下载,但个别资源可能需要您先免费注册成本站用户后方可浏览或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