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具才苑资料频道教育综合教育万象

教不严,师之惰,教若严,必惹祸

作者:王贵文  来源:晨雨声工作室  发布/更新时间:2018-07-02 16:18:16

 教育的尴尬 教师的无奈

——就湖南弑师案与某君

  【王贵文,陇西柯寨人,中学高级教师,从事高考数学辅导工作近三十年,喜欢写作,作品散见于《甘肃盟讯》《定西政协》《黄土地》《陇西文化》等刊物及网络媒体,《记忆中,故乡的初夏》入选《新时期陇西文学作品选》,《大山深处的男女老少》受到社科院于建嵘教授关注与好评。】

  关于湖南弑师案,起初我只是听说过一点,因为近年来关于学生杀害教师或者所谓教师伤害学生的案件屡见不鲜,作为一名有着近三十年教龄的我,精神近乎麻木。
想起许多校园案件,教师总是弱者,尤其是河南那个在收卷时学生拒不交卷还遭学生围殴的教师,记得当时说教师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掌掴了学生,于是学生和老师发生了语言冲突,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双方相互道歉,达成谅解。

  怎料却一个“弑”字突然令我老泪纵横,因为《现代汉语词典》释义为“臣杀死君主或子女杀死父母:~君|~父”。

  有着数千年文明史的中国古代法典制度中,若是犯了欺君之罪,必是格杀勿论,重则诛灭九族,何况“弑君”“弑父”简直就是滔天罪行!

  直至今天听到一条评论,我再也坐不住了,用鲁迅先生的话说:我感觉到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评论写到:教师逼迫学生提高成绩,但是孩子高兴吗?快乐吗?压吧!长期为了成绩,强迫孩子完成成人的梦想,有谁关注过孩子的能力与心灵?掠夺孩子的健康,控制孩子的情感,为所欲为,毁掉一个孩子!
这位看官,听你口气貌似牢骚满腹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幸灾乐祸?息怒息怒,切记气大伤身!牢骚太盛防肠断,心底无私天地宽!

  我先于你沏一壶上好的菊花茶消消气,再敬你一支中华烟缓缓神,听我先将事情经过慢慢说来:
湖南省沅江市有关部门通报说,发生在沅江三中的这起案件,系因两人在办公室发生争吵,此前罗同学(职业使然,我仍然称作同学)曾对鲍方布置的作业产生抗拒。

  11月12日本来是星期天,封闭式管理的沅江三中高三每个月放两天月假,每周日下午3点50分到6点50分放3小时周假。下午4点左右,一名学生来到教室旁面的教师办公室时看到了距离自己办公桌大约一米远,双脚在办公室的一个角落,头朝着门的方向倒在血泊中的鲍老师,就在学生找到学校王姓老师,老师们拨打120并向学校领导汇报,找人协助救助鲍老师的同时,右手拿着弹簧刀,校服已被血迹沾染的罗同学回到教室,径直走到同在该班的包老师女儿面前,说了“我把你爸爸给杀了”后,又拿着刀跑出了教室。
当时留在教室的同学感到很害怕、很震惊,吓得不敢出去看,鲍老师女儿紧追着罗同学跑了出去,罗同学再次冲向鲍老师办公室,刺向其头部、脸部和背部,随后,罗同学把弹簧刀扔在办公室,跑到走廊里试图跳楼,终被多名同学拦下。

  一共挨了26刀的鲍老师,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同志,明白了吧,请你稍等片刻,我有点情难以自禁,请允许我为鲍老师祈祷!
我不知道这26刀中哪一刀是致命的一刀,刺中了鲍老师要害部位,我更不知道躺在担架上的鲍老师是否听到了女儿一声声“爸爸没事,爸爸没事……”的安慰,但愿鲍老师能够听到!

  我为鲍老师“庆幸”,倘若你被抢救过来,倘若罗同学成功跳楼,你必将是众矢之的,要丢下颜面为学生,为家长赔情道歉,为各级领导一份接着一份写检查写认识,还要拿着直至老死也挣不来的钱进行民事赔偿,那样你将生不如死,一切,你都听不见了,看不见了,鲍老师安息,愿你在天堂安好……

  同志,再点一支烟,如此愤慨的你,想必学富五车满腹经纶,我的经历你是否有过?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班里一位同学因喊了语文老师的绰号,被老师听见后拿教鞭打得那位学生大腿青一块紫一块,几乎是皮绽肉开,整整一周肿的走起路来一跳一颠,家长得知后来到学校,让孩子跪下来给老师赔礼道歉。老师说在校不尊师者,在家必然不会孝其父,家长说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下这等货色!

  初二时我从家到学校的十几里路上,总是要背诵老师布置的课文,每天早上检查时如果不能十分熟练的背下来,教鞭甚至抬水棍伺候那是家常便饭。学习《木兰诗》那天,下了厚厚一场雪,一路滑的厉害,无法背诵课文,到学校时已经迟到,老师正在惩罚一位同学,我急忙突击,轮到我的时候,刚好背完了第一段: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虽然我只背会了这一段,但是背的十分流利,所以背到这里,老师说看看人家王贵文,再看看你们。老师又检查下一位同学了,我心里暗自庆幸蒙混过关还得到了老师表扬。初中背诵的课文,大部分我至今都能全篇背下来,可是这篇,我到现在也就只记得这一段。

  高中我不大怎么喜欢学化学,某次老师提问一个关于两种溶液混合后PH值的计算问题,我啥也不知道就说加起来除二,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老师二话不说朝我肋间一拳,足足两三分钟我没有出出气来。为了下节课不再挨那一拳,花了整个一中午的时间,我认真看书,反复琢磨,彻彻底底弄明白了那个概念,又在课本上找了几道题目,果然能够很快很准确的做出来了。

  朋友,我说了这么多,看出你已经听得不耐烦了,别急,再添一点水。

  后来我有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从事着“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太多的过往能够写成一部长篇小说,只是个别细节总是刻骨铭心。

  当初我怀着“当一名高三把关教师”的梦想,在乡下一所学校教书,妻子在校门口开一小卖部,有天晚上寒风呼啸,关门熄灯后,听见外面几个社会小青年密谋打群架,要约我班几个学生,我即刻用座机给我知道的两个家长打电话,让孩子不要出去,并火速通知其他几位。

  第二天我得知,那天晚上的事情后果非常严重,重伤三个,其中主犯被绳之以法。而我班那几个学生,第二天被我拿劈柴“体罚”,因为都穿着棉裤,跪了半小时也无大碍,现在一个当了老师,另三个搞个体经营,都是我家常客。

  已过而立之年,棱角渐渐磨平,多了几分成熟,几分稳重,渐渐长大的孩子,学习也需要我督促了,开始夹着尾巴做人,处理课堂上的个别偶发事件少了几分冲动,多了几分冷静。
二零零七年代复读班课,开学第三周,一学生不知道一个定义,我翻开课本,叫到讲台上让他读一下,这学生气势汹汹,一把甩开我的胳膊说:我不读你能把我怎么样?我悄悄说你下去,算你赢了,捡起课本又开始讲课。

  去年复读班,一学生说作业没写完,我问啥时候能写完,他说国庆前,我说不急,腊月八之前写完我就谢天谢地了,关于作业,你交了,不论出现什么错误,我都详批细改,你不交,我不逼你。就像一首诗说的那样:你来,不论雨有多大,我都撑开伞等你,你走,我不送你。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两鬓角的黑发,一天天变白;额头间的皱纹,一日日增多。

  去年某次监考,见一女生拿着手机不知道是作弊还是聊天,我走下去说缴出来,女生突然站起来将手机从校服拉链处塞进去,摊开双手用挑衅的目光说让我搜。又想起我县曾有一名教师,据说是扇了一学生耳光,搭进自己五年多的工资,我突然对自己说:你的工资还要买面吃买油饼喝茶。

  中午牛肉面馆,一女生(穿着校服)高声对另一位女生说,现在这个年龄就应该以聊天为主,问主要和谁聊?答曰当然是老公,这两天高二放假没见老公快要急疯了,考试两小时半本来想好好聊一下,结果一个又矬又胖黑不溜秋的老师骚扰的聊不成,当时我真想扇他两耳光。

  我心里一阵发麻,红着脸低着头三口吃完,做贼一般逃离。

  前几天学生作业中用了一个月后才要学到的公式,我一个个问了,什么作业帮、百度搜索、小猿搜题,形形色色应有尽有。一位男生说上高三的姐姐讲的,另一位女生说上大四的表哥微信上解出来发的,我只能说:有个上大四的表哥真好。

  当然,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怕摧毁了“祖国的花朵”,压断了“民族的栋梁”,耽误了“祖国的未来”,浇灭了“民族的希望”,我就成了历史的罪人,必将“遗臭万年”!

  同志,敬你一杯“陇花”酒,不要嫌弃,感谢你耐着性子听了我这么多“烂婆娘的裹脚”一样“又臭又长”的废话,耽误了你十分宝贵的时间,实感于心不忍,你知道两千多年的屈原吧!面对一片混混沌沌,天地未分的世界,他也不知道浩茫的宇宙何处是尽头,我的渗进过秋白雨水的脑子思维总是断断续续,对某些问题总是顽固不化,望你能够指点迷津,我定当万分感谢,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就算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一问:“教”字左面代表“品德”,右面代表“文化”,“师”字左面代表“思辨”,右面代表“价值”,一个教师除了品德、文化、思辨、价值,还能给于学生什么呢?

  二问:你连珠炮似的说“教师逼迫学生提高了成绩,但是孩子高兴吗?快乐吗?”吾等笨拙,主管部门层层任务,什么平均分、一本上线率、二本上线率、优秀率、优良率等等一串串指标压得教师喘不过气来,动辄就要扣发工资的时候,你是否也会为了三斗米折腰?是否也会逼迫学生提高成绩?至于你说的高兴、快乐,好像从古至今,学习从来都是一件辛苦的事,就连皇太子也要在规定时间完成老师指定的学习内容!为什么古人说“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遥想当年同读郎,紫禁城外求功名?”古人为什么为了读书而受尽“头悬梁,锥刺股”那种煎熬?为什么非要“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三问:你幸灾乐祸般的喊道“压吧!长期为了成绩,强迫孩子完成成人的梦想,有谁关注过孩子的能力与心灵?”

  同志,何为能力?不学习一定的科学文化知识,能力从何谈起?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何以实现天宫对接?蛟龙探海?谁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难道你愿意自己儿女无所事事混迹社会成为人渣?你在多大程度关注过孩子心灵?陪着孩子阅读过几本书?陪着孩子看过几部电视剧?饭桌上仔细聆听过孩子谈论学习,谈论人生吗?

  四问:你说“掠夺孩子的健康,控制孩子的情感,为所欲为,毁掉一个孩子!”

  孩子的身体健康固然重要,但那是老师的事情吗?起码学校的体育课、两操每次都认认真真上了吗?家里帮助大人干过几次家务?就算身体健康了,心理健康更为重要,要不一百年前鲁迅为什么发出“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强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看客和示众的材料”之感叹?

  孩子的情感情绪不能控制吗?对于孩子不良情感情绪不加控制,任其象脱缰的野马放任自由?任其为所欲为?这样才会如你所说,必将毁掉一个孩子!

  五问:两次!何等残忍的两次26刀,今天刺向寄予自己厚望的老师,刺向同学的父亲,明天会不会刺向社会?刺向给于自己生命,给于自己养育之恩的父母?

  行文至此,精神近乎麻木的我,突然一腔悲歌,两行老泪,三声长叹,四句感慨:

  教不严,师之惰,教若严,必惹祸!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呜呼!哀哉!我实在无话可说!我也只能如此而已!


  温馨提示:有朋友从手机微信中打开本站网页时发现不能分享到朋友圈,这是网站自我保护功能在起作用。处理办法是,点击页面右上方的“...”后不去直接分享,而是点击“用浏览器打开”,或点击“复制链接”,然后打开手机浏览器,在上方网址栏粘贴进去本页面链接,这样打开就可分享了。给您带来不便请谅解!

站主其人 |   网站帮助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用户列表


  具才苑是一个主要以中小学教师、师范类学生、中老年朋友为主要服务对象,教学资源丰富,兼顾社会关注问题的小型综合网站。具才苑是所有具才软件的首发官方网站,因此在这里下载的具才软件才是最新最可靠的。具才苑资源全部免费下载,但个别资源可能需要您先免费注册成本站用户后方可浏览或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