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具才苑资料频道教育综合教育万象

衡水中学反叛者真实口述 | “考上北大,我依然不能原谅我的母校”

作者:王露晓、张紫璇  来源:搜狐》教育  发布/更新时间:2019-05-16 09:06:25

  03:结成团队对抗

  如果说林禾青是叛逆者,那么康乔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稳定因素。

  他和李翰从小一起长大,但到了衡水中学之后,放纵不羁的康乔无法忍受严守规矩的李翰,于是两人分道扬镳。

  康乔高高瘦瘦,是那种很讨人喜欢的阳光大男孩。入学之后,他很快有了一帮兄弟,组成了自己的小团体。

  他们靠小团体的力量对抗环境的巨压,用朋友之间得到的善意的理解,来消解少年人被压抑的巨大不满。

  学校规定,22:10熄灯睡觉,23:40之后才能去厕所。他们就经常等到23:40之后,在厕所相会,蹲在一个个坑位上夜聊。

  小团伙中有一个男生的父亲是开书店的,经常能打印一些资料,他们就如饥似渴地传阅,那里隐藏着跟历史课本上不太一样的历史。

  他们高谈阔论,谈国家和社会,也谈衡中体制和教育制度,评析和批判每一个标语、每一句口号,颇有些“恰同学少年”的感觉。

  康乔颇具领袖气质,讲义气,周迎是被他影响的人之一。

  周迎刚进衡中的时候,从不敢违纪,学习成绩一般,调研考试考年级1000多名,在实验班里排倒数,在同学们面前抬不起头。

  他来自秦皇岛,距离衡水 500 公里,几乎每次放假,父母都会开四五个小时的车来看他,车上塞满了家里带的零食。考不好,他觉得愧对父母,一给家里打电话就哭。

  自从进入文科班,结识康乔后,他慢慢地变了。他开始参加厕所夜谈会、打球、阅读开书店的叔叔打印的资料,渐渐明白生活中不能只有学习。

  高三,他的叛逆达到顶峰,以至于班主任在班上对他做出这样的评价:

  有些同学很愚蠢、幼稚,想以自己的成绩为代价反抗教育制度。

  高三时,他参与自主招生,申请了校荐名额,按照当时的成绩,预期会拿到复旦的名额,结果被分到了西安交通大学。他发现很多成绩比他差的同学,分到了更好的大学的名额。

  他开始意识到,这里除了成绩,还有一些不能言说的东西。

  家人劝他去参加西安交大的自主招生,他不听,意气用事放弃了这个名额,就因为这件事“很不尊重、很不公平”。

  那天晚上,天很冷。跟家人打过电话,周迎突然想哭,他走到操场上,躺在凉飕飕的草皮上,望着深蓝色的天空,告诉自己:

  只能靠自己了,只有高考一条路了。

  班主任的一句话他听进了心里:

  如果你自己不够强大,就只能做教育制度的牺牲品。

  三年后,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周迎回想起高中生活,仍然无法抑制激动的情绪:

  压迫无孔不入,如果顺从,会迷失掉自己非常信仰的东西!

  他庆幸自己没成为老师说的那种牺牲品,但是他知道,在光辉灿烂的成绩后面,有太多人当了炮灰。

  上海的雨夜,刚从CBD高层写字楼里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实习下班的周迎身着西装,看起来神采奕奕,几年前衡中操场上那个跑操一摇一晃的胖子已经不见踪影。

  04:聪明的人会钻空子

  和林禾青一样,黎方也不想跑操。不过相比林禾青硬碰硬的办法,黎方更懂得钻规则的空子。

  高一军训,他看了两天跑操训练,断定这样跑操既不能起到体育锻炼的效果,而且像马戏团耍猴一样滑稽,主要是为了领导们看着爽。

  于是他找到班主任,义正言辞地说:

  我想当体委,为班集体做贡献!

  老师没有拒绝的理由。

  就这样,黎方每到一个新班,都当体委,当了三年。

  体委在队伍两侧跑,负责把握队形整齐,带着喊口号,不用和别人摩肩接踵。黎方甚至连口号也不喊,因为体委不止一个,他不喊,自然有人愿意喊。

  当体委后,他顺理成章地从被耍的猴变成了看耍猴的看客。

  又没有尊严又没有发言权,一群奴隶才能练成这样。

  他说这话时,平静的表情,无所谓的口吻,带着一贯的自信和自负。

  黎方是个物理奥赛生。他热爱物理,是那种有天赋的人。初中自学了微积分和高中物理,40分钟就能把高考数学卷做到140分以上,20多分的椭圆解析几何大题非要用三角形证全等去做。

  到衡中以后,他就像被戴上了紧箍咒。

  虽然高一物理的知识他初二就会了,但是还得按照老师的要求认真做笔记,刷那些在他看来很弱智的习题。

  他想看国家队难度的奥赛题、学大学物理,被视为歪门邪道。

  他精力旺盛,努力了三年都没有能在午休时间睡着过,所以只好偷偷带个不能上网的手机,午休时间用衣服蒙着头,看手机上的小说。

  手机里只有一部《龙族》,他来来回回看了十遍以上。黎方喜欢看书,高中三年,他的阅读资料极度匮乏。

  只有一部《龙族》,一本《法医学》,和一本《丑陋的中国人》。在衡中,“闲书”是受到严格控制的。

  他甚至把抄书当成一种放松。

  一本大学教材《热力学》,他从头到尾抄了一遍,包括前言、序言、目录、插图。

  在衡中,每天晚饭后有20分钟的新闻时间,播放老师剪辑过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新闻直播间》等节目。

  新闻是必须放的,因为学校会派人检查,但是高三的班级,新闻都是静音放的,所有人都低头学习,任主播在屏幕上滔滔不绝。

  整个班,只有黎方会抬头看,但是好几次,他正看着,冷不丁地后脑勺就被班主任按下去了,被按了几次之后,他也不抬头了。

  衡中给每个奥赛生上了双保险,所以学竞赛科目的同时,高考科目也不能丢下。但是对于黎方来说,给他学物理的时间太少了。他想学物理。

  化学课,他学物理,生物课,他也学物理。为此,被老师没收书、和老师吵架、被赶出教室。

  他陷入了极端的理想主义,越是不让学,越要学。

  被赶出后,他就没再回去,找了一间空教室,自己在里面偷偷学物理。跟老师撕破脸,老师不再理他,也相当于达成了某种妥协。

  事实上黎方为自己争取到了一部分自由。但是他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比如精神上巨大的压迫感,整个人变得歇斯底里。

  我本来是一个情绪很稳定很理性的人,被他们逼得很疯狂很极端。给我自由的话我是不会放纵的,我是可以把我自己管得很不错的。但是他们给我一顿乱管,我就什么都不会了。

  这是一个天才少年的自述。

  衡中的学习方法是为多数人准备的。黎方这样的异数,只能在挣扎中自求多福。

  他没赌赢。

  物理奥赛的省赛中,因为一道“有争议”的题目,他与省队失之交臂,无缘保送,只剩高考一条路。

  幸运的是,他通过了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的自主招生。高考之后填报志愿,出于某种仪式感,他就填了一个学校一个专业。这正是他最喜欢、也最适合他的。功德圆满。

  但是让他哭笑不得的是,高考之后,老师对他说:

  你如果那时候再听话一点,就能走清华了。

  清华北大高于一切,只管学校不管专业,这是典型的衡中思维。黎方谈起这事时,露出难以掩饰的轻蔑神情。

  我们在中科大见到了“出狱”后的黎方,彼时他正在主导一个投入上百万的科研项目。

  幸运的是,摆脱极端疯狂恢复理性平静后的黎方,发现自己依然还是热爱物理。

  最后:如果重来一次

  2014年夏天,高考完的林禾青重回衡中,她的身份是高考状元,任务是给高三的学弟学妹做分享。

  以衡中的标准来衡量,黎方和李翰,都是失败者。因为他们本应该考上清华北大的。

  林禾青则是成功者。

  在衡中,分析行为与结果的关系,最通用的逻辑是“成王败寇”。

  如果我没有考好,他肯定会说,你当时不听我的话你活该吧?但是最后我考好了,就会说这个孩子很有自己的主意,很乐观心很大。

  林禾青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坦诚。

  高考之前大家水平都差不多,这次考第一的下次可能考三百。所以我觉得高考,运气的成分很大。

  高考之后,林禾青成为衡中的骄傲。像所有衡中的高考状元一样,她获得了中国奥运冠军式的荣誉和褒奖。

  让我惊奇的是,她清晰的自省力,和对待过去记忆的诚实,没有被“胜者”的身份模糊掉。她对衡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做了深入的反思。

  林禾青回溯高中年代:

  我始终在摸索,自我和环境之间的界限。我不甘心把自己缩在那么小的一个地方,五点半起床,跑步,读书吃饭,吃完饭继续读书,吃饭,睡觉,睡完觉继续读书,读完书又睡觉……这样的三年对我来说,太无聊了。

  我还有精神世界、自我发展和人格健全。我试图找到一个界限,在这样的氛围和管理中,我能够得到的自我到底有多少?

  她渐渐发现,摸索就会越界,越界就会冲突,冲突就会受伤。和环境抗衡,受伤的永远是自己。

  每次违纪被叫家长,她都会怀疑自己的人品,怀疑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是个不孝女。

  衡中最令她畏惧的是,每一个小小的行为都可以和很大的东西挂钩,上升到人品问题。

  以至于你上课偷喝牛奶影响到你父母的幸福,你睡觉翻一个身也会影响到你室友的人生。

  我并没有找到那个最大的界限,最后我变成了那个最小的我。

  那个班会课上躲在书堆后面学习的,那个考了前30还不去吃蛋糕的林禾青,并非从一开始就明确“我要为了自己学习”。

  经过很久的思考和挣扎,她才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不学习,又为什么要学习。

  她设想了另一个情境,如果自己不在衡中,而是在一个普通的高中,那么她肯定会像初中的时候一样,比其他同学都更努力,她是一个并不缺乏自制力的优等生。

  但是为什么到了衡中,她成了一个叛逆者?

  林禾青给了这样的答案:

  在衡中,我表现出对学习不屑一顾的态度,是因为我想要与这个压迫我的环境去抗争。

  如果你要抗争这个环境,就要抗争这个环境中最强大的东西,那就是学习。

  这个环境和制度,从上到下,都告诉我要学习,我就只想,我不听你的,我要证明我自己,我要反抗,我不学习。

  但是我忽视了一点,学习对我本身来讲是重要的,我自己是想学习的,这是一个矛盾的事情。我那时叛逆,但是很多东西看不清,是为了抗争而抗争,而不是为了自己而抗争。

  时间逼近高考,她不再“为了抗争而抗争”,开始“为了自己而学习”。她尽量不理会整个环境的影响,并最终证明了自己。

  站在台上,林禾青发现,她看着台下的这些人,发自内心地希望他们好好学习,希望他们不要跟环境抗争,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地度过高三。

  那个时候她明白了当初老师们对他们说那些话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让他们学习。

  她把很多话,换了一个说法,讲给学弟学妹们听。她告诉他们:

  我高二的时候也总是违纪也很叛逆,因此我很痛苦,影响了我的学习,所以希望你们高三规规矩矩的,不要像我一样痛苦。

  如果让你重新过一遍这三年,你会规规矩矩的吗?

  不会。

  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注: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上一页  [1] [2] 


站主其人 |   网站帮助 |   下载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用户列表


  具才苑是一个主要以中小学教师、师范类学生、中老年朋友为主要服务对象,教学资源丰富,兼顾社会关注问题的小型综合网站。具才苑是所有具才软件的首发官方网站,因此在这里下载的具才软件才是最新最可靠的。具才苑资源全部免费下载,但个别资源可能需要您先免费注册成本站用户后方可浏览或下载。